彘(zhì) ,豕也,即豬。人彘(zhì)是指把人變成豬的一種酷刑。就是把四肢剁掉,挖出眼睛,用銅注入耳朵,使其失聰(熏聾),用喑藥灌進(jìn)喉嚨割去舌頭,破壞聲帶,使其不能言語(yǔ),然后扔到廁所里,有的還要割去鼻子,剃光頭發(fā),剃盡眉發(fā)(不只是把眉毛和頭發(fā)剃光,還包括眼睫毛),然后抹一種藥,破壞毛囊,使毛囊脫落后不再生長(cháng),永不再長(cháng)毛發(fā),然后一根根拔掉,有的嫌累,就一起拔掉。如果有皮掉下來(lái),或者在行刑中就死了,劊子手就會(huì )被人嗤之以鼻,甚至丟掉飯碗。也有在行刑過(guò)程中就死了的,沒(méi)死的就被放在廁所里做成了人彘。最出名的是漢朝的呂太后將戚夫人做成了人彘,還安排了專(zhuān)人“照顧”,然后丟棄在茅廁中任其痛苦死去,割掉耳朵,甚至把臉劃花。這是呂后發(fā)明用來(lái)對付戚夫人的一種非常殘忍酷刑之一。

中文名

人彘

出現年代

西漢

發(fā) 音

rén zhì

類(lèi) 型

酷刑

人彘事件

呂后 蕭淑妃

基本簡(jiǎn)介

彘zhì ,豕也,即豬。人彘是指把人變成豬的一種酷刑。

就是把四肢剁掉,挖出眼睛,用銅注入耳朵,使其失聰,用喑藥灌進(jìn)喉嚨割去舌頭,破壞聲帶,使其不能言語(yǔ),然后扔到廁所里。

(斷戚夫人手足,去眼,烷耳,飲喑藥,使居廁中,命曰“人彘”,事見(jiàn)《史記·呂太后本紀》)這是呂后獨家發(fā)明用來(lái)對付戚夫人的一種酷刑。

相關(guān)介紹

西漢初,高祖劉邦得了天下后,呂后由于年老色衰,已為劉邦所厭煩。劉邦每次出游、出征,都由戚夫人陪著(zhù)。而把呂后留在宮中,很少見(jiàn)面,相互感情日漸淡薄。他寵幸戚夫人,日日攬在懷中調情取樂(lè )。戚夫人貌比西施,身材修長(cháng)。會(huì )彈奏各種樂(lè )器,舞技高超,她擅跳“翹袖折腰”之舞,從出土的漢畫(huà)石像看來(lái),其舞姿優(yōu)美,甩袖和折腰都有相當的技巧,且花樣繁復。戚夫人有一子名叫如意,是為趙王。言談舉止都有劉邦的風(fēng)范,她日夜在劉邦前顰眉淚眼,求立子趙王如意為太子。劉邦不免心動(dòng),且因太子劉盈秉性柔弱,不若如意聰明,且性格不像自己,索性趁早廢立,既可討好戚夫人,又可保全社稷。呂后也隨時(shí)提防太子被廢,視戚夫人母子為眼中釘。

呂后為了確保太子的地位,求教于張良,張良出計,請出商山四皓,以使太子在朝廷的地位顯得益發(fā)莊重而不可動(dòng)搖。所謂“商山四皓”是商山之中的四位白發(fā)隱士,先后為避秦亂而結茅山林,以前劉邦請了幾次都沒(méi)出來(lái)。一次劉邦置酒宮中,召太子侍宴。太子應召入宮,四皓一同進(jìn)去。劉邦心中很驚異,當聽(tīng)說(shuō)他們就是商山四皓時(shí),便知道太子羽翼已成,已不可廢。劉邦死后不久,呂后把戚夫人抓起來(lái),先當下人使用。她讓人剃光戚姬的頭發(fā),用鐵鏈鎖住她的雙腳。又給她穿了一身破爛的衣服,關(guān)在一間潮濕陰暗破爛的屋子里。讓她一天到晚舂米,舂不到一定數量的米,就不給飯吃。接著(zhù),呂后又把戚姬的兒子趙王如意從封地上召到京城里來(lái),準備殺害他。漢惠帝聽(tīng)說(shuō)母親呂后把如意召來(lái),就知道呂后想要對如意下毒手。他趕緊派人把如意接到皇宮里,吃飯睡覺(jué)都跟他呆在一起。兩人從小呆在一起玩耍,惠帝對這個(gè)弟弟非常疼愛(ài),所以就盡自己最大的力量保護他。呂后雖然氣得咬牙切齒,但有好幾個(gè)月都沒(méi)有機會(huì )對如意下手。有一天,漢惠帝清早起來(lái)出去打獵,如意由于睡懶覺(jué),沒(méi)起來(lái)跟著(zhù)去。呂后終于找到了可乘之機,就派人送去毒酒,把如意給害死了。漢惠帝打獵回來(lái)一看,如意口中、鼻子全部流血,變成了一具直挺挺的僵尸。如意剛死,哪知余哀未了,又起驚慌。忽有宮監奉太后命,來(lái)引惠帝,去看“人彘”?;莸蹚奈绰?dòng)小叭隋椤钡拿?,心中甚是稀罕,便即跟?zhù)太監,出宮往觀(guān)。宮監曲曲折折,導入永巷,趨入一間廁所中,開(kāi)了廁門(mén),指示惠帝道:“廁內就是‘人彘’哩?!被莸巯驇鷥纫煌?,但見(jiàn)是一個(gè)人身,既無(wú)兩手,又無(wú)兩足,眼內又無(wú)眼珠,只剩了兩個(gè)血肉模糊的窟窿,那身子還稍能活動(dòng),一張嘴開(kāi)得甚大,卻不聞?dòng)猩趺绰曇???戳艘换?,又驚又怕,不由的縮轉身軀,顧問(wèn)宮監,究是何物?宮監不敢說(shuō)明。直至惠帝回宮,硬要宮監直說(shuō),宮監方說(shuō)出戚夫人三字。一語(yǔ)未了,幾乎把惠帝嚇得暈倒,勉強按定了神,要想問(wèn)個(gè)底細。及宮監附耳與語(yǔ),說(shuō)是戚夫人手足被斷,眼珠挖出,熏聾兩耳,藥啞喉嚨,方令投入廁中,折磨至死?;莸鄄淮f(shuō)完,又急問(wèn)他“人彘”的名義,宮監道:“這是太后所命,宮奴卻也不解?!被莸鄄唤暤溃骸叭隋橹?,非人所為,戚夫人隨侍先帝有年,如何使她如此慘苦?臣為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他回去后大病一場(chǎng),一年多臥床不起,從此日夜飲酒作樂(lè ),不久死去。(史稱(chēng)“孝惠以此日飲為淫樂(lè ),不聽(tīng)政,故有病也?!薄妒酚洝げ牧袀鳌分?/span>

呂雉將戚夫人變?yōu)槿隋?/span>

唐代著(zhù)名人彘事件

蕭淑妃,南朝士族蘭陵蕭氏族人,齊梁皇室后裔。

高宗李治為太子時(shí), 蕭氏為良娣。夫唱婦隨,甚為得寵。不久,生許王李素節、義陽(yáng)公主、宣城公主。高宗登基之后,進(jìn)為淑妃,相當受寵,逐漸與王皇后對立。多次請求立自己兒子為太子,未果。后王皇后迎武則天回宮,淑妃失寵,故與皇后結盟。在與武則天的宮廷斗爭中失敗被廢為庶人, 永徽六年(655年)十月二十三日,唐高宗下詔將王皇后和蕭淑妃廢為庶人。七天后,立武氏為皇后。十一月初一,司空李績(jì)奉詔臨軒冊封,文武百官都前往肅義門(mén)朝賀,三呼皇后千歲。內外命婦入謁。歷史上百官、命婦朝見(jiàn)皇后。次年正月,太子李忠被廢,封梁王。武則天的長(cháng)子李弘被冊立為太子。

王皇后和蕭淑妃被廢以后,囚禁在后宮的一所密室之中。密室四面高墻,沒(méi)有門(mén)窗,只在一扇小門(mén)上開(kāi)了一個(gè)很小的孔,以通食器。門(mén)外有武則天派去的人看守。二人困在里面,晝夜不見(jiàn)日月,終日只能以淚洗面,互訴悲苦。

一天,唐高宗想起了被廢的王皇后和曾經(jīng)忘情恩愛(ài)的蕭淑妃,便想去看看。內監引導著(zhù)唐高宗來(lái)到密室。只見(jiàn)門(mén)禁嚴錮,只有一個(gè)小孔進(jìn)入飲食,唐高宗不禁惻然心動(dòng),為之神傷。他走上前去,大聲說(shuō):“皇后、淑妃,無(wú)恙乎?今安在?”。

王皇后、蕭淑妃聽(tīng)見(jiàn)是皇上的聲音,而且就在門(mén)外,兩人喜出望外,泣不成聲地說(shuō):“陛下幸念疇日,使妾死更生,復見(jiàn)日月,乞署此為回心院?!碧聘咦趥兄?,淚眼朦朧,滿(mǎn)口答應:“朕即有處置!”

武則天立即得到了心腹的奏報,待唐高宗離去,馬上派人杖王皇后、蕭淑妃各一百,直打得兩人血肉模糊。然后,吩咐將兩人的手腳剁去,將她們裝在酒甕中,做成人彘。武則天狠狠地說(shuō):“令二嫗骨醉!”臨死,王皇后哽咽受詔說(shuō):“陛下萬(wàn)年,昭儀(既武則天)承恩,死吾分也!”輪到蕭淑妃,她受詔后便破口大罵:“阿武妖滑,乃至至此!愿我來(lái)世投胎成貓,而讓阿武變成老鼠,要生生扼其喉!”為表示自己對二人的憎惡,武則天下令改王氏為蟒氏,蕭氏為梟氏。唐中宗即位之后才令蟒、梟二姓恢復其本姓。

相關(guān)人物

戚夫人

戚夫人是西漢初年的歌舞名家,她擅跳“翹袖折腰”之舞,其舞姿優(yōu)美,甩袖和折腰都有相當的技巧,且花樣繁復,戚夫人舞時(shí)只見(jiàn)兩只彩袖凌空飛旋,嬌軀翩轉,極具韻律美,戚夫人還長(cháng)于鼓瑟,節奏分明,情感飽滿(mǎn)細膩。戚夫人姿色艷美,能歌善舞,逐漸得到劉邦寵愛(ài)。戚夫人生下兒子趙王劉如意,劉如意在各方面酷似漢高祖,而漢高祖也毫不掩飾地談?wù)摯耸?,因此引?lái)了戚夫人的奪嫡野心,《史記》記載,戚姬頗有心計,自恃得寵,開(kāi)始有了野心,打起了小算盤(pán),經(jīng)??摁[,又在枕邊細語(yǔ)要漢高祖劉邦改立太子,欲從呂后手中奪取兒子的繼承權,而且屢次陷害漢惠帝、魯元公主,欲將置其于死地,因此呂后十分痛恨戚夫人,對她恨之入骨,處心積慮,找機會(huì )報復。

高祖駕崩后,呂后大權在握,隨即把戚夫人囚于永巷,剃其頭發(fā),使戴枷鎖、穿褚紅囚衣,罰其服舂米的勞役。戚夫人因而作歌自嘆:“兒子為國王,母親為奴隸,終日舂米到薄暮,常常與死亡為伍!母子相離三千里,要找誰(shuí)來(lái)告訴你?”呂后聞之大怒:“居然想要靠你的兒子?”于是設計毒殺了劉如意。

呂后故意命宮監引漢惠帝去看人彘,惠帝得知那是戚夫人后悲痛大哭,大病一場(chǎng),對呂后說(shuō):“這種事不是人作得出來(lái)的。兒臣是太后的兒子,終究沒(méi)有辦法治理天下?!贝撕?,惠帝日夜飲酒作樂(lè ),不聽(tīng)政事,并且因而致疾,在位7年后駕崩。

呂后

漢惠帝在位七年,自元年起即因“人彘”事件不再聽(tīng)政;呂后連立兩任少年天子,自元年起即干政。在漢惠帝、兩少帝時(shí)期實(shí)際掌握政治權柄的人是呂后,共主政十五年。因此《史記》、《漢書(shū)》等正史以“本紀”體例記載呂后生平。漢惠帝、魯元公主都是呂后親生。呂雉統治期間實(shí)行黃老之術(shù)與民休息的政策,廢除挾書(shū)律,下令鼓勵民間藏書(shū)、獻書(shū),恢復舊典。司馬遷在《史記·呂后本紀》中對她的評價(jià)是“政不出戶(hù),天下晏然;刑罰罕用,罪人是希;民務(wù)稼穡,衣食滋殖?!?/span>

新朝末年,高祖長(cháng)陵被赤眉軍掘開(kāi),同陵異穴的呂雉尸體遭到侮辱。

相關(guān)詩(shī)詞

戚夫人

宋·李覯

百子池頭一曲春,

君恩和淚落埃塵。

當時(shí)應恨秦皇帝,

不殺南山皓首人。[3]

賦戚夫人楚舞歌

定陶城中是妾家,妾年二八顏如花。

閨中歌舞未終曲,天下死人如亂麻。

漢王此地因征戰,未出簾櫳人已薦。

風(fēng)花菡萏落轅門(mén),云雨裴回入行殿。

日夕悠悠非舊鄉,飄飄處處逐君王。

閨門(mén)向里通歸夢(mèng),銀燭迎來(lái)在戰場(chǎng)。

相從顧恩不雇己,何異浮萍寄深水。

逐戰曾迷只輪下,隨君幾陷重圍里。

此時(shí)平楚復平齊,咸陽(yáng)宮闕到關(guān)西。

珠簾夕殿聞鐘磬,白日秋天憶鼓鼙。

君王縱恣翻成誤,呂后由來(lái)有深妒。

不奈君王容鬢衰,相存相顧能幾時(shí)。

黃泉白骨不可報,雀釵翠羽從此辭。

君楚歌兮妾楚舞,脈脈相看兩心苦。

曲未終兮袂更揚,君流涕兮妾斷腸。

已見(jiàn)儲君歸惠帝,徒留愛(ài)子付周昌。[4]

舂歌

子為王, 母為虜。

終日舂薄暮,常與死為伍。

相離三千里,當誰(shuí)使告女?[2]

關(guān)于蕭淑妃的詩(shī)歌

萬(wàn)里長(cháng)城浩蒼蒼,不見(jiàn)當年古帝王。

秦漢樓臺多少座,不過(guò)只留空名揚。

相關(guān)史料

史記

史記《留侯世家》有如下記載:

戚夫人生有一子,名如意,被封為趙王,劉邦寵愛(ài)戚夫人,欲廢太子劉盈,改立如意。漢高祖十二年,劉邦病重,自知不久于人世,于是就想換立太子,呂后問(wèn)計于張良,張良為太子請來(lái)聞名遐邇的賢人“商山四皓”相隨,換立之事已不可能,劉邦無(wú)奈,召來(lái)戚夫人,指著(zhù)“四皓”背影說(shuō):“我本欲改立太子,無(wú)奈他已得四皓輔佐,羽翼已豐,勢難更動(dòng)了?!闭f(shuō)罷,長(cháng)嘆一聲,戚夫人也凄楚不已,隨后,劉邦讓戚夫人跳楚舞,自已則借著(zhù)酒意擊筑高歌:

鴻鵠高飛,一舉千里。

羽翼已就,橫絕四海。

橫絕四海,當可奈何?

雖有弓矢,尚安所施!

此故事出自《史記·留侯世家》。

舊唐書(shū)

蕭淑妃

《舊唐書(shū)·列傳第一·后妃》有如下記載:

高宗廢后王氏,并州祁人也。父仁祐,貞觀(guān)中羅山令。同安長(cháng)公主,即后之從祖母也。公主以后有美色,言于太宗,遂納為晉王妃。高宗登儲,冊為皇太子妃,以父仁祐為陳州刺史。永徽初,立為皇后,以仁祐為特進(jìn)、魏國公,母柳氏為魏國夫人。仁祐尋卒,贈司空。初,武皇后貞觀(guān)末隨太宗嬪御居于感業(yè)寺,后及左右數為之言,高宗由是復召入宮,立為昭儀。俄而漸承恩寵,遂與后及良娣蕭氏遞相譖毀。帝終不納后言,而昭儀寵遇日厚。后懼不自安,密與母柳氏求巫祝厭勝。事發(fā),帝大怒,斷柳氏不許入宮中,后舅中書(shū)令;罷知政事,并將廢后,長(cháng)孫無(wú)忌、褚遂良等固諫,乃止。俄又納李義府之策,永徽六年十月,廢后及蕭良娣皆為庶人,囚之別院。武昭儀令人皆縊殺之。后母柳氏、兄尚衣奉御全信及蕭氏兄弟,并配流嶺外。遂立昭儀為皇后。尋又追改后姓為蟒氏,蕭良娣為梟氏。庶人良娣初囚,大罵曰:“愿阿武為老鼠,吾作貓兒,生生扼其喉!”武后怒,自是宮中不畜貓。初囚,高宗念之,閑行至其所,見(jiàn)其室封閉極密,惟開(kāi)一竅通食器出入。高宗惻然,呼曰:“皇后、淑妃安在?”庶人泣而對曰:“妾等得罪,廢棄為宮婢,何得更有尊稱(chēng),名為皇后?”言訖悲咽,又曰:“今至尊思及疇昔,使妾等再見(jiàn)日月,出入院中,望改此院名為‘回心院’,妾等再生之幸?!备咦谠唬骸半藜从刑幹??!蔽浜笾?,令人杖庶人及蕭氏各一百,截去手足,投于酒甕中,曰:“令此二嫗骨醉!”數日而卒。后則天頻見(jiàn)王、蕭二庶人披發(fā)瀝血,如死時(shí)狀。武后惡之,禱以巫祝,又移居蓬萊宮,復見(jiàn),故多在東都。中宗即位,復后姓為王氏,梟氏還為蕭氏。

新唐書(shū)

《新唐書(shū)·列傳第一·后妃》有如下記載:

高宗廢后王氏,并州祁人,魏尚書(shū)左仆射思政之孫。從祖母同安長(cháng)公主以后婉淑,白太宗以為晉王妃。王居東宮,妃亦進(jìn)冊,擢父仁祐陳州刺史。帝即位,立為皇后。仁祐以特進(jìn)封魏國公;母柳,本國夫人。仁祐卒,贈司空。

初,蕭良娣有寵,而武才人貞觀(guān)末以先帝宮人召為昭儀,俄與后、良娣爭寵,更相毀短。而昭儀詭險,即誣后與母挾媚道蠱上,帝信之,解魏國夫人門(mén)籍,罷后舅中書(shū)令。李義府等陰佐昭儀,以偏言怒帝,遂下詔廢后、良娣皆為庶人,囚宮中。后母兄、良娣宗族悉流嶺南。許敬宗又奏:“仁祐無(wú)他功,以宮掖故,超列三事,今庶人謀亂宗社,罪宜夷宗,仁祐應斫棺,陛下不窮其誅,家止流竄,仁祐不宜引庇蔭宥逆子孫?!庇性t盡奪仁祐官爵。而后及良娣俄為武后所殺,改后姓為“蟒”,良娣為“梟”。

初,帝念后,間行至囚所,見(jiàn)門(mén)禁錮嚴,進(jìn)飲食竇中,惻然傷之,呼曰:“皇后、良娣無(wú)恙乎?今安在?”二人同辭曰:“妾等以罪棄為婢,安得尊稱(chēng)耶?”流淚嗚咽。又曰:“陛下幸念疇日,使妾死更生,復見(jiàn)日月,乞署此為‘回心院’?!钡墼唬骸半藜从刑幹??!蔽浜笾?,促詔杖二人百,剔其手足,反接投釀甕中,曰:“令二嫗骨醉!”數日死,殊其尸。初,詔旨到,后再拜曰:“陛下萬(wàn)年!昭儀承恩,死吾分也?!敝亮兼?,罵曰:“武氏狐媚,翻復至此!我后為貓,使武氏為鼠,吾當扼其喉以報?!焙舐?,詔六宮毋畜貓。武后頻見(jiàn)二人被發(fā)瀝血為厲,惡之,以巫祝解謝,即徙蓬萊宮,厲復見(jiàn),故多駐東都。中宗即位,皆復其姓。

封神

由于戚夫人最后慘死于茅房,年僅二十八歲,因此在中國的秦、豫和冀等省不少民眾視之為廁神,每逢上元節、中元節,有在家中廁所外祭祀戚夫人的習俗。明馮應京《月令廣義》正月令,記載:“元宵請戚姑之神。蓋漢之戚夫人死于廁,故凡請者詣廁請之。今俗稱(chēng)七姑,音近是也?!?/span>

相關(guān)影視

人彘也出現在一些電影中,如《垂簾聽(tīng)政》和《山村老尸II色之惡鬼》中。

《垂簾聽(tīng)政》劇照人彘

在垂簾聽(tīng)政中,慈禧把她的競爭對手麗妃四肢砍斷,泡在一個(gè)壇子里。

在山村老尸2里,華月媚對她的丫鬟小蝶進(jìn)行的私刑,也是借鑒了唐朝武則天的骨醉,把小蝶的四肢砍斷,泡在一個(gè)有藥水的木桶里,任她慢慢的腐爛,最后用一個(gè)釘子釘在小蝶的天靈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