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夫同堂》是網(wǎng)絡(luò )作者一跺年華創(chuàng )作的穿越重生類(lèi)小說(shuō),首發(fā)于起點(diǎn)中文網(wǎng),現在連載中。

中文名

六夫同堂

作者

一跺年華

小說(shuō)類(lèi)型

穿越重生

發(fā)布狀態(tài)

連載中

簽約網(wǎng)站

起點(diǎn)中文網(wǎng)

作品簡(jiǎn)介

穿越了,卻成了豬一樣的殺貨,差點(diǎn)被人喝血吃肉,媽啊,趕緊逃吧!?傻子,過(guò)氣王爺,呆跟班,和尚,太監,風(fēng)流公子……哎呀,這逃生路上遇到的怎么都是些歪瓜劣棗??什么?都要當我老公!不是吧…

文章目錄

第1章?穿越了

第2章?豬一樣的人生

第3章?一定要逃

第4章?逃跑

第5章?白馬

第6章?破廟

第7章?呆瓜

第8章?紅薯

第9章?捉賊

第10章?恩人

第11章?送衣服

第12章?路引

第13章?賣(mài)馬

第14章?非賣(mài)不可

第15章?英雄

第16章?去酒樓

第17章?霸王餐

第18章?倒霉

第19章?走不脫

第20章?我來(lái)救

第21章?掌柜你來(lái)

第22章?醒了

第23章?再謝

第24章?不如結義

第25章?攔不住

第26章?結拜

第27章?夜深沉

第28章?柳如風(fēng)

第29章?任務(wù)

第30章?香氣

第31章?失望

第32章?妖孽

第33章?賞燈

第34章?柳你個(gè)頭

第35章?紅顏禍水

第36章?牛皮糖

第37章?安全第一

第38章?值錢(qián)匕首

第39章?所謂身世

第40章?什么身份

第41章?干身份什么事

第42章?都是好貨色

第43章?打個(gè)賭

第44章?學(xué)牌

第45章?你全家都是女人

第46章?撞了計

第47章?不如成全?

第48章?速速上路

第49章?并不討厭

第50章?同行

第51章?投宿

第52章?試毒

第53章?獻茶

第54章?選婿

第55章?替兄作媒

第56章?搶親

第57章?法子

第58章?各人各心思

第59章?商定

第60章?和誰(shuí)最好

第6?1章?夜奔

第6?2章?過(guò)河

第63章?農家

第64章?生火做飯

第65章?質(zhì)問(wèn)

第66章?管好嘴巴

第67章?得救??

第68章?到達南京

第69章?費用全包

第70章?少女與男童

第71章?天香樓

第72章?聽(tīng)曲兒

第73章?請公子成全

第74章?臉皮厚

第75章?質(zhì)問(wèn)

第76章?變態(tài)

第77章?偷窺

第78章?有古怪

第79章?請公子成全

第80章?我是斷袖

第81章?果然是男子

第82章?不是滋味

第83章?展謂的遺憾

第84章?誰(shuí)稀罕問(wèn)呢?

第85章?教說(shuō)話(huà)

第86章?偷聽(tīng)

第87章?欲言又止

第88章?捉弄柳如風(fēng)

第89章?“吸血鬼”追來(lái)

第90章?愛(ài)上丹弟了

第91章?表白

第92章?落水

第93章?嫁給我吧?

第94章?阻止主子

第95章?觀(guān)念不合

第96章?怎么辦?

第97章?道歉

第98章?柳如風(fēng)的主意

第99章?惡夢(mèng)

第100章?原來(lái)如此

第101章?去茶園

第102章?紅腰帶

第103章?背后指使人

第104章?想起來(lái)了

第105章?被親的感覺(jué)不錯

第106章?多訂個(gè)房

第107章?站了一夜

第108章?了塵大師

第109章?不愛(ài)喝別喝

第110章?花非花

第111章?又見(jiàn)那目光

第112章?破門(mén)而入

第113章?主母

第114章?朱復身份

第115章?搭順風(fēng)車(chē)

第116章?沒(méi)那么偉大

第117章?大師去哪里?

第11?8章?大哭

第11?9章?女菩薩就是機緣

第120章?五十兩

第121章?什么妖法?

第122章?徐徐進(jìn)行

第123章?暈船

第124章?治治?

第125章?救人

第126章?留他不得

第127章?換房間

第128章?回去了?

第129章?為什么?

第130章?絕世功夫

第131章?真能做到?

第132章?不能學(xué)

第133章?病了??

第134章?靈魂出竅

第135章?天兒真好!

第1章?到達京城

第2章?誰(shuí)綁的

第3章?告狀?

第4章?吵架

第5章?果然不懷好意

第6章?不能叫主母

第7章?天葵至

第8章?照顧

第9章?典房

第10章?主子和主母

第11章?討打

第12章?全是親戚

第13章?吟詩(shī)

第14章?逼問(wèn)

第15章?等待“接見(jiàn)”

第16章?見(jiàn)展謂父親

第17章?一團和氣

第18章?煮的!

第19章?掃雪

第20章?大雙小雙

第21章?記得那事兒

第22章?醉歸

第23章?可惡的狗

第24章?急/色

第25章?忍了

第26章?信誰(shuí)?

第27章?牽手

第28章?交易

第29章?繼續

第30章?回

第31章?討好

第32章?拜師

第33章?不能去

第34章?探視

第35章?跟我做夫妻

第36章?恩公快走

第37章?他鄉遇故知

第38章?小人告辭

第39章?分析原因

第40章?決定進(jìn)宮

第41章?對不起

第42章?不能去

第43章?奪酒

第44章?比你喝得多

第45章?完了完了

第46章?尋死覓活

第47章?就這樣?

第48章?混亂

第49章?功力大增

第50章?回安慶

第51章?展雄來(lái)訪(fǎng)

第52章?別壞了事

第53章?我殺了你

第54章?不能殺她

第55章?無(wú)大礙

第56章?真相

第57章?饒了她

第58章?走狼來(lái)虎

第59章?放了他

第60章?被抓

第61章?毀了

第62章?宮里來(lái)人

第63章?公公明鑒

第64章?失魂丹

第65章?雙贏(yíng)

第66章?巧舌如簧

第67章?游說(shuō)王公公

第68章?見(jiàn)貴妃

第69章?苦情戲

第70章?答應

第71章?朱哥哥?

第72章?相見(jiàn)

第73章?你懂我?

第74章?拉勾

第75章?鎖好門(mén)

第76章?怕死

第77章?聊天

第78章?心亂

第79章?病了

第80章?不見(jiàn)

第81章?逼迫

第82章?一了百了

第83章?好死不如賴(lài)活

第84章?條件

第85章?要死一起

第86章?洞房

第87章?他也愛(ài)你

第88章?懷孕了

第89章?我不走

第90章?紀姝來(lái)

第91章?勾心斗角

第92章?幾個(gè)相公?

第93章?要不要做???

第94章?對不起你

第95章?查刺客

第96章?半夜折騰

第97章?吳皇后

第98章?反常

第99章?暫別

第100章?相信你

第101章?又見(jiàn)汪正

第102章?老相識

第103章?你得尊重我

第104章?肚兜事件

第105章?理由

第106章?搬家

第107章?疑心

第108章?蠢女人

第109章?是敵是友?

第110章?邪惡了

第111章?小別勝新婚

第112章?打招呼

第113章?勸說(shuō)

第114章?是男是女?

第115章?叫聲小哥哥

第116章?救人計劃

第117章?贈肚兜

第118章?可否摸一摸?

第119章?有你好處

第120章?鬧騰

第121章?天大秘密

第122章?相談?wù)龤g

第123章?聽(tīng)力極佳

第124章?帶信

第125章?三條路

第126章?又見(jiàn)匕首

第127章?條件

第128章?半夜來(lái)

第129章?緊張什么?

第130章?風(fēng)平浪靜

第131章?待產(chǎn)

第132章?齷齪事

第133章?生產(chǎn)

第134章?逃跑

第135章?逃出

第136章?入狼窩

第137章?金三郞

第138章?壓寨二夫人

第139章?好算計

第140章?少主

第141章?不急

第142章?匕首呢?

第143章?請辭

第144章?走

第145章?誤會(huì )

第146章?勉強讓他娶你

第147章?多了個(gè)老公

第148章?交杯酒

第149章?大白饅頭

第150章?計劃下山

第151章?催著(zhù)下山

第152章?來(lái)者何人

第153章?放火

第154章?關(guān)系

第155章?騙子

第156章?匕首玄機

第157章?玄1鐵刃

第158章?1放了他

第1959章?送下山

第160章?呆呆瓜受傷

第1第61章?癡心

第162章?絕情與2無(wú)情

第16留3章?留下來(lái)陪我

第164章?娘娘子

第1615章?趕緊走

第166章?還有辦章法

第16?7章?資格

第168章?需嫁六第夫

第169章?第爭論

第170章?真的?都愿意?

第171章?愿不?愿嫁?

第172章想?想通

第173章?大結敏局之馮敏篇

第174章?大結局之局展謂篇

第175章?大結第局之柳如風(fēng)篇

第176章大結局之朱章復篇

第177章?大結局之汪正第篇

第178章?大結局之了塵第篇

第179章?大結局之終篇 [1]

試讀章節

第1章?穿越了

江南的夏天特別熱鬧。

綠柳濃蔭,蟬鳴成韻,柳下貨?挑夫,賣(mài)雜貨的,賣(mài)胭脂水粉的,磨剪子菜刀的,賣(mài)黃瓜的,一撥一撥地趕過(guò),洪亮而多韻的叫賣(mài)聲讓濃蔭里的鬧蟬自嘆不如,噤聲等他們過(guò)去后才敢開(kāi)口。

那巷口轉角處,房前屋后,大道邊,大大小小的荷塘隨處可見(jiàn)。

塘里荷葉田田,碧綠一片,那白的,粉的,紅的荷花開(kāi)得滿(mǎn)塘都是,跟斗花魁似的,惹得狂風(fēng)浪蝶停駐留連。

那酒樓小巷,庭院樹(shù)下,喝酒聽(tīng)小曲兒的,納涼說(shuō)閑話(huà)的,也都扎堆兒地坐在一起高興,也不嫌這夏天熱。

卻說(shuō)在那鄱陽(yáng)湖畔的一處莊院,卻顯得靜寂悄聲,偌大一個(gè)莊院,卻仿佛沒(méi)人住似的,聽(tīng)不到什么人聲,連那樹(shù)上的蟬兒也似乎只是偷偷地偶爾鳴兩聲。

莊院北邊的一座高高的閣樓,更是寂靜,幾只鳳蝶在閣樓下一叢開(kāi)得紅艷艷的石榴花枝中翩翩起舞了半天,也沒(méi)人來(lái)打擾。

不過(guò)若是有人走上閣樓,便會(huì )發(fā)現一間似乎是女子的閨房外,正躺坐著(zhù)兩個(gè)佩刀的大漢,不過(guò)此刻他們正安靜地靠坐著(zhù)柱子,嘴角流著(zhù)?嗨??犢斕卮蜃坯??巫胖芄??先思搖?p>  也不知他們睡了多久,眼看日頭西斜,閣樓下面左面的葫蘆門(mén)里走進(jìn)一個(gè)身穿青袍,仙風(fēng)道骨的年輕男子來(lái)。

只見(jiàn)他腳下雀躍,剛一踏進(jìn)這閣樓小院來(lái),便滿(mǎn)臉期待地抬頭看了一眼那高高的閣樓,仿佛那閣樓里正坐著(zhù)他早已渴慕著(zhù)相會(huì )的情人一般。

“噔噔噔~~”那男人迅速地踏著(zhù)木梯上樓,連腳步聲也顯得有些迫不及待。

樓上正打瞌睡的其中一位大漢,被這腳步聲驚醒,慌得爬將起來(lái),剛站正身形,便見(jiàn)他家少爺踏上閣樓來(lái),他當然是來(lái)不及叫醒他同伴了。

于是只好眼睜睜見(jiàn)著(zhù)少爺走到那睡著(zhù)的大漢身邊,停住腳步,看著(zhù)地上正咂著(zhù)嘴做美夢(mèng)的同伴,少爺的眼里閃過(guò)凌厲。

站著(zhù)的大漢不由暗暗替同伴求那西天如來(lái)佛主,希望少爺能手下留情。

昨晚王四非拉他兩個(gè)打了一宿的牌,還好他比較警醒,在少爺上來(lái)之前醒過(guò)來(lái)了,可張三就沒(méi)那么幸運了。

只見(jiàn)少爺提起腳來(lái),飛腳便向張三的胸口踢去,嘴里罵道:“你這賤阿三,昨晚定是又鬼混去了!”

那張三一腳被踢醒,猶在夢(mèng)里,撫著(zhù)疼痛的胸口猶自恍忽。

那少爺氣得在他屁股上又重重踢了一腳,恨恨罵道:“不知警告你多回,你有本事夜里玩,白天就不要給老子打瞌睡,既然你那么喜歡睡,就滾回家去睡過(guò)夠吧!”

張三這才明白過(guò)來(lái),忙爬將起來(lái)不住瞌頭,嘴里討饒道:“少爺,小人再也不也睡了,你別趕我走,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

“得,得,得,別跟老子哭窮,快滾!”那少爺生氣道:“不然你這個(gè)月的工錢(qián)也休想拿!”

那壯漢一聽(tīng),不敢再??鋁耍?壞錳究諂??戳送?橐謊郟?鐺蘢畔侶トチ恕?p>  那少爺不再看他,“哼”了一聲,掏出一把鑰匙來(lái),打開(kāi)門(mén)走進(jìn)房里去了。

里面果然是一間閨房,嫦娥升空屏風(fēng)圖,菱花銅鏡香木梳,碧玉簪子胭脂盒,芙蓉帳,鴛鴦被,床前端正擺放著(zhù)一雙金縷繡花鞋。

男子一入房里,背手匆匆掩上房門(mén),轉過(guò)那道嫦娥升空屏風(fēng),便朝雕花木床走去。

到了床邊,他卻又并不著(zhù)急,伸出手去掀起半邊芙蓉帳來(lái),攏在帳鉤上,這才挨著(zhù)床沿坐了下來(lái)。

床上安靜躺著(zhù)的是一位膚如凝脂,發(fā)如墨,具有出塵般仙女容貌的姑娘。

那男子深深地凝視著(zhù)她,伸手手指去輕輕撫摸著(zhù)姑娘的臉,喃喃說(shuō)道:“終于剩最后三天了……你讓我等得好辛苦……三天后咱們就可以陰陽(yáng)交合,然后……”

說(shuō)到此處,那男子裂開(kāi)嘴開(kāi)心地笑了起來(lái),看那女子的眼神竟好比那餓狼遇著(zhù)那肥羊兒一般。

他兀自笑了一會(huì )兒,突然站了起來(lái),起身出了房門(mén),小心地又鎖好,沖門(mén)前站得筆直的趙六喝道:“今天我可是便宜那張三了,你以后給我小心看緊了,若你也被我發(fā)覺(jué)偷懶兒,哼!定要你嘗嘗本小爺的手段!”

“是,少爺!”趙六高聲答應著(zhù),然后又有些為難說(shuō)道:“不過(guò)……走了一個(gè)張三……這……小的一個(gè)人怕是為難……小人怎么著(zhù)也得上個(gè)茅房吧?”

“你先守著(zhù),我馬上派人將王四找來(lái)頂張三班!”少爺說(shuō)完便匆匆下樓去了。

“是!”趙六大聲地答應著(zhù),目送著(zhù)少爺下了樓,出了院子,他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罵道:“小心個(gè)球!一個(gè)死人一樣的小姑娘,有什么好守的?就他緊張!”說(shuō)完,他又躺靠著(zhù)一根柱子,閉目養起神來(lái)。

而在那閨房里,趙六口中“死人”一般的小姑娘卻從床上“骨碌”坐了起來(lái),緊張地拍著(zhù)自己的胸脯,輕聲叫道:“好險,好險,剛才差點(diǎn)兒就忍不住坐起來(lái)了!”

她驚魂未定地側耳聽(tīng)了聽(tīng)門(mén)外,這才臉上放松下來(lái),然后光著(zhù)一雙玉足下床來(lái),躡手躡腳走到緊閉的紙窗邊,??過(guò)一只黑白分明的眼睛向外望了望。

然后她便高興地悄聲走回來(lái),仍舊坐在雕花木床上,只不過(guò)那一雙玉足不規矩地一晃一晃,托著(zhù)腮,偏著(zhù)頭,一臉嚴肅地想著(zhù)問(wèn)題。

這男人到底是“她”什么人呢?“她”又是誰(shuí)?叫什么名字,什么身份?為什么“她”要被人守著(zhù)?那男人……不會(huì )是“她”的老公吧?

想到這里,姑娘突然站了起來(lái),皺著(zhù)眉頭輕聲說(shuō)道:“悲摧個(gè)人滴,我寧小丹不會(huì )一穿過(guò)來(lái)就是個(gè)殘花敗柳了吧?”

但很快,她又搖頭坐下來(lái),說(shuō)道:“不會(huì ),不會(huì ),那男人說(shuō)還有三天就陰陽(yáng)交合……那定是還沒(méi)有行過(guò)房了!只是行房怎么還得挑日子呢?莫非三天后他們就要成親?可是……怎么感覺(jué)這種解釋說(shuō)不過(guò)去??!”

又想了一陣,似乎仍不是要領(lǐng),寧小丹搖頭道:“不成不成,我不能就這么不明不白地醒過(guò)來(lái)了,我得多探聽(tīng)點(diǎn)兒消息才能醒過(guò)來(lái)!好好兒的這門(mén)口派人守著(zhù),就是有問(wèn)題!”

這樣想著(zhù),她樂(lè )呵呵地又躺回床上去,看著(zhù)精美的芙蓉帳頂嘆道:“這種想躺就躺,想睡就睡的日子真好??!哪象穿越前的高三復習,佝僂個(gè)背天天昏天黑地做題,做題,做到深夜眼皮都打架了,媽媽還不準睡覺(jué)!”

提起媽媽?zhuān)瑢幮〉は肫鸫┰角暗纳顏?lái)。

她,叫寧小丹,高三畢業(yè),與單親媽媽生活十幾年,媽媽很能干,有吃有穿,日子還算幸福。

美中不足的是媽媽太能干了,太要強了,所以逼著(zhù)寧小丹也要能干,要強,特別是在高三畢業(yè)的日子,媽媽非讓她考北京的大學(xué),因此幾乎就拿著(zhù)鞭子逼著(zhù)她沖刺。

當然,除了鞭子,還有淚水,每當寧小丹想偷懶時(shí),她媽媽就哭花了一張臉,對她說(shuō):“你那死老爸當年就是嫌我窩囊,所以在你還兩歲的時(shí)候就跟一個(gè)富婆走了,咱們娘倆一定要爭口氣,讓他后悔他當年的選擇!丹丹啊,媽媽做到了,媽媽成了公司的總經(jīng)理,現在就剩你了,你一定要考到北京的學(xué)校,他在北京,到時(shí)氣死他!”

每當這個(gè)時(shí)候,寧小丹就只有收起玩的心思,繼續奮戰,她的父親,讓一個(gè)女人前半輩子愛(ài)他,后半輩子恨他,毀了人家女人一生。

她流著(zhù)他的血,就當替他還債吧,雖然她很鄙夷自己流著(zhù)的那一半血。

可是,她的債還是沒(méi)有還清,在拿著(zhù)通知書(shū),背著(zhù)行囊獨自一人去北京的大學(xué)報到那天,飛機出事了,于是她就這么穿過(guò)來(lái)了。

嘆了一口氣,寧小丹想,她媽媽肯定會(huì )傷心的,因為她公司那天正好有事,她沒(méi)有送她,她一定會(huì )后悔吧?

還有,她不在了,媽媽少了一個(gè)氣爸爸的法碼,她會(huì )更傷心吧?

可憐的女人!一輩子都為那個(gè)負心的男人活著(zhù)!